0592_461

意思很明显,穆泽洋是穆家唯一的孙子,而且还是穆氏未来的继承人,如果对方识趣的话就不应该与穆家较真下去。

虽然他对穆泽洋会犯下此事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意思,可穆泽洋是穆家唯一的孙子却是事实,他即便再怎么生气也不愿看到他坐牢啊。偏偏这次出警的头儿是个正值不阿的公职人员,也素来最不能容忍这种官官相护、官商勾结的事情。他不敢直接得罪穆老爷子,脸上依旧保持着警察礼貌的微笑:“穆老先生说的对,穆少爷前程无量不能就

这么毁了,得好好管束才对,等回到所里我会好好替您管教他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头儿又冲旁边的手下道:“先带穆少爷去做个检测吧,所里还在等着我们归队呢。”

穆泽洋被带去检验,客厅里面响起了夏美枝焦急的嚎哭,林子晴和穆晓灵也是又气又急。

穆老爷子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,在江城那么多年,什么大人物没有打过交道,居然被一个小年轻人给拒绝了?这口气他当真咽不下去。

穆希辰困倦地打了个哈欠,抬手将林思绾揽入臂弯内,对警察们说了句:“请问还需要我配合做些什么么?如果不需要的话,我先回房休息了,明早还要上班呢。”

那警察头儿道:“谢谢穆先生的配合,您可以回房休息了。”

“走吧,我们回房。”穆希辰低头冲臂弯里的林思绾道。

林思绾点了一下头,目光扫向林子晴的时候,刚好接触到她布满着恨意的目光。

经过刚刚的一番深思,再连想到刚刚穆泽洋跟林思绾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情景,她已经可以断定这事肯定是林思绾干的了。

优雅古典气质美女居家碎花裙清纯脱俗写真

偏偏她还不能骂她打她,向警察人员明说是林思绾干的,毕竟那东西是她弄进穆宅,也是她先放入穆希辰车厢的。

如果真要彻查起来,倒霉的绝对是她自己而非林思绾。

被带去检验的穆泽洋也已经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难怪一向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林思绾会突然像变了个人,一口就答应上自己的车了。

然而就算已经想明白了又能怎么样?除了懊悔自己笨上了他的当外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林思绾和穆希辰一起上了二楼,往后院的方向走去。

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,林思绾还是有些心跳加速的,直到离开人群后她才抬头望着穆希辰小声道:“你说穆泽洋会坐牢么?”

“应该会。”穆希辰低头扫视着她:“怎么?后悔了?”

“才不。”林思绾哼了一声:“谁让他们先陷害你的。”

“所以这次我应该感激你?”

“必须的啊,否则被抓去坐牢的可就是你了。”想到这个可能,林思绾心里好不容易退去的那一丝后怕又涌了上来。

穆希辰点了点头:“说的是啊,我坐牢你怎么办?在家守活寡?然后被那帮恶人一点一点地折磨死?”

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死。”林思绾抬手冲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拳头:“我可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!命大的很。”

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
“对了,我始终想不明白,林子晴她们为什么好好的要冒险往你车上放毒品,是为了让你坐牢吗?如果是的话,又为什么要让你坐牢?”

平日里夏美枝那一伙人虽然小动作不断,但目的都是冲着穆氏去的,还不至于直接伤害穆希辰本人,怎么这次会做出这么低级又狠毒的事情来?

难不成又是为了争夺穆氏?为了防止穆希辰跟穆泽洋争继承权?

穆希辰想了想,道:“大概是因为穆泽洋与江氏集团的事情吧。”除此之外,他也想不出别的原因了。

“穆泽洋与江氏集团?那是什么事?怎么又跟你扯上关系了?”

“爸前些天让我去暗中调查一下这个项目,穆泽洋大概是心虚了,想阻止我继续往下调查吧。”穆希辰幽幽地吸了口气:“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会使出这种手段。”

“就为了防止你查他的工作,把你往监狱里面整?”林思绾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这也太狠了吧!”

“嗯,确实比我想象的还要狠心。”

“太可怕了。”林思绾突然停住脚步,抬头一脸同情地注视着他:“辰,看来穆家果然很危险,往后你一定要小心谨慎,保护好自己。”

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小脸,穆希辰笑了:“这不是我最常跟你说的话么?”

“我以前没想到穆泽洋他们会对你下手,现在知道了,心里自然害怕啊。”她倾身轻轻地抱住他,小脸贴在他的胸口处,翘起小嘴柔声道:“想想今晚的事情就觉得后怕,差一点就中她们的计了。”

是啊,差一点就中计了。

穆希辰抬手在她的脑袋上轻抚了一下:“不怕,这不是没事么?”

“幸好没事。”

“嗯,不早了,回房睡觉吧。”穆希辰轻轻地将她从怀里推了出来,拥着她继续往梧桐苑的方向走去。

两人刚走到梧桐苑,身后突然传来林子晴气愤填鹰的呼唤:“林思绾!”

刚要入屋的二人听到这个声音,脚下的步伐同时一顿,转过身去。

看到林子晴,林思绾抬头冲穆希辰道:“辰,你先进去吧。”

“不行,我在这里陪着你。”林子晴是什么样的人穆希辰又不是不清楚,哪能就这么将林思绾独自留在门外?

不过林思绾却并不以为意地劝了一句:“你放心吧,她现在怀着孕不会乱来的。”

说的也是,林子晴那么急着想先下穆家的孩子,肯定不会在怀着孕的时候胡来的。穆希辰叮嘱了林思绾一句后,推开房门进了卧室。

穆希辰进去后,林思绾转身扫视着迈步往自己走来的林子晴,淡然一笑:“姐姐这是怎么了?干嘛这么大动肝火的?”“林思绾你这个贱人!”林子晴的臭毛病又犯了,上来便要甩林思绾巴掌,不过林思绾早料到她会这么干,直接将她高高扬起的手腕制住,扫视着她:“林子晴,你这是要做什么?不会是又怀了野种跑来这里

栽脏我吧?”

“你——!”林子晴气结。

显然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还怀着孕的事实,如是奋力地将自己的手腕从她的掌间挣了回来。

“林子晴我真不明白你怎么还有脸跑来这里,又跑来做什么。”林思绾故作沉吟地想了想:“让我猜猜,一定是跑来问我关于毒品的事情吧?”其实林子晴也不知道自己追上来有什么意义,又能拿林思绾怎么样,就这么冲动地追上来了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