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24_470

“凯撒蒂……”

池深深眼睛瞪的老大,内心的激动让她大脑有些卡壳,站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现下的情况……

“你这是干什么?快放下崽崽!你会把他勒死的!”

池深深赶忙冲了过去,拽着凯撒蒂垂下的另一只手,试图将他劝下。

可凯撒蒂却没松手,双眼满是墨色的怒意,掐着阿瑞斯脖颈的那只手指节泛白,可见是下了多大的杀心。

池深深跑到他们中间,仰头看向凯撒蒂,央求道:“你先放了他,有话好好说,父崽之间打骂是正常,但,但这样就不对了!凯撒蒂!快松手!”

“……”

凯撒蒂依旧无动于衷,完全将她的话当成耳旁风。

无奈,池深深只好以死威胁:“凯撒蒂!你要是杀了我崽崽,我,我就从顶层跳下去!”

“嗷呜呜~”

豹崽听了池深深的话,挤着小脑袋一起跑了进来,依偎在凯撒蒂身旁替阿瑞斯求情。

凯撒蒂是了解深深的,他若是再不放手,她真的会去死,权衡一番,他只好放手!

清纯美女冬季户外小清新写真

阿瑞斯差一口气就被凯撒蒂给掐死了,他手一松,他整个人便倒在了草窝里。

“阿瑞斯!”池深深赶忙跑了过去,摸着他的脸呼唤。

阿瑞斯咳了又咳,本就白皙的脸变得更加惨白,池深深看着他不舒服的模样,心如刀绞,鼻尖酸涩的难受,热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,冲凯撒蒂质问:“为什么要这样对他?!”

“他太放肆了!”

“他不听话打骂就行,你干嘛要杀他!我生个崽多不容易?!要是知道你这么对崽崽,我才不要和你结侣呢!”

“……”

她的气话触及到凯撒蒂的底线,蛇尾一扬,便把她卷起,顷刻间就带她出了石屋,游向河里。

“你,你,你,你……”

没等池深深问他要干嘛,就连蛇带她的没入了河里……

到了水下别提质问他,就连喘气都成问题。凯撒蒂如以往一般,用蛇信子缠住她的舌头,一边亲吻,一边给她渡着气。

起初,池深深还挣扎着想要推开他,赌气的想‘死一死’给他看……后来,就老实的趴在他怀里,憋屈的享受着他渡到她口中的气。

除了憋屈,她还觉得自己特没骨气,就亲那么几口就把她的怒气给熄灭了,还有就是在光线很暗的水里,她莫名的恐惧,莫名的怕死……竟也回应了他的吻……

也不知道是过了过久,久到她没被水淹死,也快被水冻死的时候,忽然,感受到一阵冷风吹过,连续打了几个寒颤后,整个人就没了知觉……

当池深深再次醒来时,模糊的视线四下移动着,隐约觉得自己像是到了仙境,到处都是氤氲的雾气,缥缈极了。

“好累……”

她微微动了一下唇,却发现嘴巴干的没了味道,重重的眨了一下眼皮,这才完全睁开了眼睛。

望着大小各异的温泉池子,池深深埋藏心底的记忆如决堤的洪水,瞬间冲垮了她心底的防线,她心虚的坐直了身子,慌忙向四处张望,却发现洞内空无一人。

“鲁,鲁卡?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