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深夜里释放自己的软件

比分定格在了1:1。

尼古拉斯在场边草草跟艾托-卡兰卡握了个手转身就进了球员通道。天空体育的赛后采访有些烦人,但是是例行工作,非做不可。他简短地回答了几个问题,出了TV室,闪身进了更衣室。

其实如果只论比赛结果,并不是不可接受。可这场应该拿下!艾托本没有机会扳平。

尼古拉斯认为自己的战术安排是成功的。可惜派崔克这场就跟魔怔了似的,状态不好而且丢球以后有些失控,最后还受了伤,好在伤势不严重,只是脚踝扭伤。但依旧需要两到三周才能复出。现下是多么重要的时间段,核心球员却在这个节骨眼伤了。

目前来说,QPR、伯恩利和米德尔斯堡谁都有可能掉到积分榜第三的位置——那样的话就要跟后面三支球队竞争一个名额。在升级附加赛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?第六名升级,而第三名被做掉,也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这也是尼古拉斯有些心烦气躁的原因。

还有一点,他讨厌不受他控制的球员。

他可以容忍派崔克-安柏的傲慢,也可以不管他偶尔的自我发挥,甚至没有对他的夜店事件大发雷霆,但是,他不允许他在球场上不听自己的话!

在河畔球场的时候,他没有批评他的个人主义,因为那是他允许的。可这一场中场休息时他就已经强调过了战术细节,在他明确禁止的情况下,这个十九岁的男孩儿非得按照自己想的来,未免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一场状态不好,西班牙人可以理解,但是在状态不好的情况下还不与团队协作——他真当自己是球王了吗?他还差得远呢。

此时,派崔克的右脚已经绑上了绷带,他靠在自己的位置上发着愣,周围的气压低的厉害,连喻子翔也不敢跟他搭话。

陆灵瞥了一眼男孩儿又回头看了一眼主帅,他会当众批评派特吗?她有点担心。还好男孩儿只是脚踝扭伤,她当时有些被吓到——伤病是天才的噩梦。到底是关心则乱,本来按照经验判断,她大抵能猜到伤势严重与否的。

小圆脸短发呆萌少女秀气商场写真

球员们见主教练进来了,准备去淋浴的也退了回来。

尼古拉斯足足看了这些球员一分钟。这期间始终一言不发。

陆灵不知道他想做什么。但有些人,确然有着不怒自威的气场,她看着球员们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化,心生敬畏。

“这场比赛已经过去了,大家回去好好休息。”尼古拉斯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又出去了。赛后发布会还等着他。

****

有人把他的阿斯顿马丁开了过来。

派崔克受伤以后除了回答队医的问题,一句声都没吭过。他在子翔和伊恩的搀扶之下去的淋浴间,后来穿衣服也是他们帮的忙。这期间伊恩尝试跟他说了一句话,他依旧没做声,只点了下头。

伊恩问,“派崔克,你心情是不是糟透了?”

Shit,这不废话吗。

后门口堵着一些球迷,平日比赛结束他都很乐意去签个名合个影,跟球迷们随便说上两句。但不是今天。克里斯汀还没有来,他等的有些着急。

终于,她拿着包出现了。

噢,他其实还是说了一句话的,他问克里斯汀能否送他回家。克里斯汀犹豫了一下,居然答应了。她的犹豫大概是因为怕老板还有事情。后来,她又跟尼古拉斯确认了一遍,方才正式答应下来。

派崔克把钥匙递了过去,助理教练清冷地看了他一眼,说了句走吧。

她打开车门的时候,有球迷喊道:“克里斯汀,派崔克没事吧?”

陆灵冲着声音的方向摇了摇头,人脸都没看清就钻进了驾驶室。其实,尼古拉斯在赛后发布会上已经粗略说过了派崔克的伤势,这些球迷如果上网的话,很快就可以搜索到。

派崔克放好腿,子翔和伊恩一直在啰嗦,反复嘱咐他别碰到右脚。子翔最后还是不放心地说道:“克里斯汀哪里扶得住你,还是我俩送你回去吧。”

陆灵摆了摆手,“放心,我没有那么弱。”

她话未落音,派崔克已经把子翔的脸挡在了车门外。子翔在外面冲他们摊了摊手,看样子颇有些委屈,他可是好心。

陆灵第一次开这车,不太熟悉。两人交流了几句,然后她发动了车子。

与车外的喧闹不同,车里很安静,两人声音都不大,只是气氛有些怪异。

缇娜好像生气了。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,好像是温柔,实则是冷淡。

她又问了一遍他的脚,派崔克说不疼,其实疼的要命。

之后一路无话。

陆灵有些后悔没带上子翔或者伊恩,派特光是从车里出来就费了很大劲。队医反复强调过伤势不严重,休息两周恢复一周就差不多了,但是不能出意外——QPR的赛季收官还需要这个男孩儿,千万不能出意外才是。

她从后座拿了拐杖给靠着车门的派崔克。他自己走问题不大,但她还是在另一边扶住了他,他似乎又长高了一些,到一米八了吧,身板也结实了许多。这几个月的比赛和训练,让这个男孩儿飞速成长着。可惜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受伤了。

他们总算进了屋,陆灵小心翼翼地扶着男孩儿坐到了沙发上。

房子很漂亮,她一点儿也没心情参观。

“有咖啡机吗?”

“在厨房。”

“你饿不饿?”

“有一点。”

也许是太累了,派崔克躺在沙发上眼皮有些沉,隐约听到缇娜的脚步声,他安心睡了过去。

后来门铃声响了,男孩儿就醒了。他一睁眼看到克里斯汀坐在餐桌旁边思索着什么。她的脸色依旧有些沉闷。

“我睡了多久?”

陆灵看了看表,“半个小时吧。你厨房里什么都没有。我叫了外卖。现在应该上来了。”她刚说完,敲门声就响了起来。

派崔克听到关门的声音,克里斯汀回来时手里端着一盒披萨,“你最喜欢的Double Pepperoni,反正要休息一阵,今晚吃点高热量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派崔克坐正了一些,刚要说话,手机响了。

“在家。我没事。现在吗?随便。好的,再见,妈妈。”

他挂断以后,克里斯汀已经把盒子打开来,放在了茶几上,自己拿着一片先吃上了。

“露西要过来?”她问道。

“嗯。她和我爸爸一起过来。”派崔克弯腰去拿,但有些够不着。

陆灵拿了一片递了过去。

她吃完一片已经饱了,明明饿得很,却这么容易饱,她擦了擦手,喝了口咖啡,坐到了男孩儿身边。

“我有几个问题。”

派崔克扭过头来。

陆灵看着他漂亮的脸蛋,似乎在渐渐退掉稚气,可是依旧不够成熟,至少在球场上是这样,她在心头叹了口气。

“你继续吃。听着就行了。今天詹姆斯到底说了什么?真的对你造成影响了吗?”

派崔克的手僵了一下,他放下披萨,也不看她,说道:“不是重要的事情。我不认为那影响了我。缇娜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跟弗洛雷斯之前认识吗?”

陆灵没有马上回答。

男孩儿看了过来,蓝色的眼睛里有些许惊讶,也许,还有点失望。

“其实不算认识。那是个巧遇。他上任的前一天晚上,我从阿莱克斯那里回来,有些郁闷,去酒馆喝了一杯,他那晚也在那个酒馆。我们聊了几句……”回忆到这,陆灵笑了一下,她对那人第一印象奇差,想必那人对自己第一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,不想之后她却成为了他的助教。

派崔克始终注意着她的表情,她整晚都没有好脸色,但提到弗洛雷斯时眼睛会笑。他忽然想起了艾比的话,还是俱乐部圣诞派对的时候,前女友说缇娜和弗洛雷斯有化学反应。那时,他一点儿也没有感觉。现在看来,艾比也许是对的。

“你从来没告诉过我这些。”派崔克的语气有些隔阂,他顿了一下,才继续问道,“只有这些吗?”

陆灵的脸色立刻变了,“我没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一点儿也不重要!如果你是想问我们那晚有没有发生什么的话,当然没有。我当时已经知道他是新老板了,我疯了才会干出那种事来。再说了,那晚我们在酒馆吵了起来,很快我就离开了。派特,怎么你也误会我……”

“抱歉。”派崔克低声说了句。

过了好久,陆灵才重新开口。

“派特。你知道我有点生气,关于你今天的表现。”她说道。

男孩儿沉默着。

陆灵等了一会儿,派特还是没说话,她便站了起来。

“作为你的教练,我有理由生气。你状态低迷我不想过多苛责。但是你不听主教练的安排,我想告诉你,如果我是主帅,就算你不受伤,下一场我也不会让你上。”她说这些话时声音不大,语气也不重,但是很有力量。

派崔克面色冷淡地看着她,依旧是薄唇紧闭。

“作为你的朋友,对于你的受伤我很难过。这次是运气好,只伤两三周,如果你这一伤就是一年,你能想象吗?”女人的语气已经变成了关心,她舔了下嘴唇,总算真正温柔起来,“好好休息。我回去了,露西和杰克也快到了吧,替我问好。”

“缇娜……”

陆灵回过头。

“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你好好想想我的话,有时间我会来看你,反正离得近。晚安。”

“……晚安。”

派崔克的声音有些闷,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她已经走了出去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