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短视频app2在线观看

……

林府坐落于定天城北,与城主府不过相隔十里不到,占地辽阔,家丁仆人多达数千,亭台如林。

偌大一处人工湖前的精致凉亭中,林洐白向着水里丢着鱼食,看着追逐的一位位金鲤,漫不经意的道:

“那老**答应了?”

“回二爷,那老**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,丹药却是收下了。”

林狗低眉顺眼的躬身在后,满脸羞愧中带着忐忑:“二爷,那老**会不会也拿了东西不办事?”

“不说,就是答应了。”

林洐白嘴角上扬,掀起一个冷酷的笑容:“我的东西,可不是那么好拿的。”

“二爷,那毕竟是蓝公子,那于千山果真就敢得罪那蓝水仙?”

林狗忍不住好奇。

蓝水仙在定天城,定天府,乃至于整个天鼎国都是有着不小的名头的,甚至被当朝天鼎帝亲自选定,于三年后可入‘天骄城’的诸王台的人杰。

一个流连烟花之地数十年的老**,真的敢得罪他?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“千山俯首拜惊阳,他这名字,可不是随便取的。”

林洐白将饵食挥洒入湖水之中,摆摆手:

“下去吧,去账上领三百灵相丹,未来六年,你们将没有份额。”

“多谢二爷赏赐。”

林狗心中激动,恭敬跪下叩首,方才低头退出后院。

呼~

几乎是其离开的刹那,凉亭之中一人随风而至,黑衣蒙面,立于凉亭阴影处,哪怕是白日里,都看不清其踪迹。

“二爷这一步走的可未必对。”

蒙面刀奴微微摇头:“那武二郎人称太岁神,真个发起狂来,主上只怕都要头疼。”

蓝水仙,林洐龙,武二郎,人称定天三骄。

这三人无论师承,天资都是上上之选,在天鼎国也是有着不小的名头。

这三人中,蓝水仙为人平和,林洐龙为人霸道,武二郎,却是最为桀骜,三人虽无高下,但论起难惹,还是以武二郎为首。

且与林洐龙上有雪天风,蓝水仙上有梦先天不同,武二已然是惊阳山第一真传了。

“你都知道,蓝水仙又怎么会不知道?便是于千山自己,也不是不知道。”

林洐白淡淡回应:“我只是好奇蓝水仙会怎么做罢了,若什么都不做,又岂不是违背了我一贯的‘脾气’?”

他眸光幽幽,却无波澜。

“这倒也是。”

刀奴若有所思。

他思忖一下,别说那蓝水仙未必会杀那于千山,即便是杀了,首先得罪武二的也不会是他家主人。

“刀奴,我哥呢?”

这时,林洐白回过头来:“能引来蓝水仙,法无赦,这次悭山之事或许不小。”

“主上月余之前就已闭关凝练‘战王体’,此次前去并未见到主上……”

刀奴低声回答:“主上让我一切听二爷的,只说,能成就成,不成也罢。”

这世上很多事情都不是只看表面,如这林洐白,在无数人眼中都只是个依靠父兄余荫的二世祖。

而事实上,他才是定天城林家真正的主事人,一切巧取豪夺也罢,阴谋算计也好,只是为了支撑其兄长在‘万法楼’的修行。

他常年保护这林洐白,自然很清楚。

“战王体,若凝练了战王体,我哥就可与那雪天风争万法第一真传之位了吧?”

林洐白眼神中流漏出一丝向往。

他入灵相十三年,却也没有机会‘化体’,即便有资格,也无法凝练出如‘战王体’‘东洲神体’‘人王体’这样的顶尖神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刀奴语气之中也带着敬畏:“主上未入‘化体’之前已然能越阶而战,若炼出战王体,东洲诸宗青年一辈再无抗手,唯一可敌,不过是三大圣地可能出世的行走罢了!”

“三大圣地超然物外,少有行走天下,即便有行走,与我等也没有什么干系。”

林洐白微微摇头,吩咐道:“刀奴,你远远盯着法无赦,看看灭情道有什么打算。”

“交给我。”

刀奴一拱手,正要退去,又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二爷为何对那元独秀念念不忘?灭法真形图都已到手,那蓝水仙说护持其十年,十年后再杀似乎也没有什么妨碍。”

“可谁让他将灭法真形图交给蓝水仙呢?”

林洐白面无表情,唯眸光冷冽:“他以为蓝水仙护得了他十年,无匹偏偏要他一年都活不过去!”

“……呵呵。”

看着林洐白面无表情的脸,刀奴打了个冷颤,不敢再问,林洐白的话音未落,已经消失在院落之中。

只觉林洐白深沉的心思下,心灵已然有些病态了。

不过,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这世上生灵万万亿,什么样的人没有?

呼~

刀奴离去之后,院内又恢复了平静。

林洐白驻足良久之后,缓缓蹲下逗弄着湖中游鱼,若有所思:“三大圣地……”

……

砰~

砰~

砰砰砰~

敲击砸门之声震动小巷,引来大群人的围观。

张宝脸黑如锅底,看着小厮敲门许久都没人开,终于忍不住了:“元独秀,你给我出来!”

他虽年老体衰,但到底是灵相修为,一声喝骂声传数里,震的长条小巷嗡鸣乱响,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怒火。

“这,这是异宝阁那张掌柜的吧?”

“大清早的,他怎么跑这里来叫门了?这门里的是那位被林家二爷打成废人的元公子?”

“惨啊!这位元公子家破人亡,自己被人废了武道,一路躲到了咱们蓝水城,这林家还是不放过他们啊!”

围拢而来的人中有不少人显然知晓元家灭门之事,此时听着那张宝大呼小叫,心中顿时就有些怜悯。

这年头杀人当然是家常便饭,但灭门还是犯忌讳的,毕竟谁也不想与人结仇之后被杀家。

“诸位不要乱说!”

张宝听得议论也不由皱眉,强压着怒火向着四周拱拱手:“好叫各位知道,这元独秀不当人子,一门‘灭法真形图’卖了两家,当我异宝阁是傻子不成?”

“什么?灭法真形图?”

人群边缘,有个身材佝偻的老者路过,本没在意,听得灭法真形图,顿时脸色就是一变。

呼啦啦将人群推开,大步走了进去:“张掌柜,你说的是可是灭法真形图?”

“原来是神兵坊的刘掌柜。”

张宝见到来人也是一愣,见其脸色黑如锅底,心头不由的‘咯噔’一声:“莫非……”

“杀千刀的元独秀,亏我还看你可怜,多给你三十真形丹。”

那老者看张宝模样,顿时心头什么也明白了,立刻跳脚大骂:“你这你这黑了心的蛆,脏了肚的臭虫,敢坑你刘大爷!”

这老头长的干瘦,脾气却是爆炸级,破口大骂声没落,一脚就踹开了院门。

就要冲进去。

呼~

下一瞬,他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,‘砰’的一声砸在地上。

“我家公子的话,你们当耳旁风吗?”

蓝六双手环抱胸前,面色冷冽:“无论是谁,在这蓝水城,十年之内,都不允许碰门内之人一根毫毛!”

蓝六脸色也很难看。

看这情况,他只要不傻就知道那元独秀又将‘灭法真形图’卖给了其他人,但这看起来,似乎还不是一家?

“蓝六!”

那老者翻身跃起,却是毫发无伤。

他脸色很难看,却强压下了怒火:“蓝公子的话,我们要听,可他们骗了我的丹药,又该如何?”

张宝也站在老者身旁,脸色铁青。

他不知道多惨,亏了丹药不说,还差点就被林洐白吊起来打,这口气他哪里咽的下?

蓝六面无表情:“那是你们蠢!”

“你!”

两人气的胸膛起伏,但蓝六气息冷冽,大有他们敢上前就直接出手的意思,登时吓住了他们。

“蓝六,你果真要得罪我们?”

张宝脸色阴沉,暗含威胁。

异宝阁后是万法楼,神兵坊后是凌天阁,这两大势力比之太一门也不会逊色太多,真要怒了,太一门都要皱眉。

“呵呵,你们做买卖亏了,不自己补上,还以为主家会为你们出头?”

闻言,蓝六顿时气笑了。

东洲诸国林立,几大宗门开设的据点辐射诸国千万个城池,若哪个店铺亏了都要主家出面找麻烦。

那还做什么买卖,直接抢劫好了。

这一句话,顿时刺痛了张宝两人,店铺亏了,这是要他们自己找齐的。

可那么大一批丹药,他们掏出来,这辈子都算是白干都不一定够!

“蓝六,他们坑的,可不止是我们。”

张宝正想说什么。

人群之中又走出了几个人,或年老或中年,或男或女,唯一相同的,就是脸色都黑如锅底,而彼此看了一眼对方,脸色就越发黑了。

“你们?”

这下,蓝六终于变了脸色,算上张宝两人,已经七个人了,这七个人背后可代表着七家大宗门。

这混账到底卖了几家?

一个倒三角眼的老太婆‘嘿嘿’一笑,冷然道:“我们要求也不多,让那元独秀将所有丹药交出来,再挨家挨户的叩首谢罪,否则,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!”

蓝六眉头深深皱起,心中暗骂元独秀巨贪。

一时却也毫无办法。

“买卖,买卖,本就有亏有赚,你赚了你有礼,上门讨要的可都被你们打了回来,你们亏了,还要上门要回来……

这世上就不该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一声幽幽长叹中,人群之中,走出一带着草帽的精壮男子。

那男子摘下草帽,一双眸子扫过七家掌柜的,慢悠悠的说着:“人家凭本事赚的,为什么要还给你们?”

“于千山!”

张宝见到来人先是一愣,随即心头火一下窜了起来:“是你,是你教给这元独秀一法多卖的?!”

他怒,七人之中也有一人怒了:“好啊,于千山,四十年前,你就是用这法子骗了我们,今日,也是你做的是不是?!”

“那可不是。我当时可没想着一下卖七八九十家,就卖了你们两家,现在想想,心中颇多后悔…….”

于千山吹了吹草帽,慢悠悠的戴上:

“要抢就堂堂正正的抢,既要做买卖,又不允许自己亏,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你这混账。”

张宝几人气的直哆嗦。

“于千山……”

蓝六心猛的一沉。

这些掌柜的在各自的宗门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,顶多也就挂了个名字,很多根本没有学过各自宗门的法,修为都很差。

而这于千山可不同,他,是灵相大成,入了‘化体’的大高手,这蓝水城里,怕是只有蓝水仙一人能阻拦他了。

且,只是可能。

因为这于千山同样是大宗门出身的高手,而且,凝练的是顶尖法体‘银龙身’,不逊色于蓝水仙将要凝练的‘东洲神体’。

但听闻此人凝练的‘银龙法体’出了问题,每日里必要御女十数,否则就会发疯,数十年来留恋于勾栏之地,轻易不出来。

居然也被引来了?

这元独秀,怎么招惹到这个狠角色的?!

“于大爷,你来此是?”

蓝六面色不好,面对这位爷,他可不敢怠慢。

“管你屁事!”

于千山不耐烦的回了一句,让蓝六脸色一僵,说不出话来。

“于千山,我…….”

见那张宝还要嚷嚷,于千山眸光幽幽的扫过几人,落在张宝身上:“再多废话,今夜去你家!”

“呃……”

听闻这话,张宝如遭雷殛,脸色涨的好似紫茄子,却连半个字都不敢说出口了。

其余几人也都噤若寒蝉,乖乖的让开了路,围观的一众人,也都面色发白,悄无声息的散了去。

连蓝六在犹豫了片刻之后,还是让开了道路,没敢阻拦。

听说这条‘老**’荤素不忌,男女不限,没有人敢无视他的威胁…..

哪怕,这老**从来只去勾栏之地,从未碰过良家,也是如此。

莫说是这几人,便是踏步而来,后脚赶到,刚刚好听到于千山威胁的蓝水仙,嘴角都是一抽。

倒是那跟随蓝水仙而来,三尺高低的莫宝宝懵懵懂懂,似乎没有听懂。

还颇为好奇的看着于千山,问道:

“师兄,这位是谁,这般豪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