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豆奶奶学日语app

车子在马路上飞驰。

王太卡开着窗户,让夜晚的凉风尽情的吹,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。

囧晶在副驾驶那一个劲的打哆嗦:“你这么吹不怕感冒啊!”

“我刚刚可是死里逃生,感冒算什么!”王太卡虽然这么说着,但还是关上了窗户,然后问道:“去哪吃?我饿了。”

“随便,你喜欢去哪,我请。”囧晶抿抿嘴说道。

王太卡不疑有他,还以为是囧晶的赔罪,于是问道:“那个,问一下,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?怎么就你一个呢?她们呢?”

囧晶闻言,顿时语塞了,沉默了一会,才说道:“因为你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所以大家很开心,聊聊天,然后就散了。”

“这群没良心的。”王太卡很闹心,还想说什么,但是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头却有些隐隐作痛。

王太卡下意识一看,结果吓了一跳!只见手指头上有一道伤痕,因为桑拿一蒸,再加上出汗,所以伤口有些外翻,有点吓人。

囧晶也注意到了王太卡的动作,看到王太卡的伤吓了一跳:“你在里面自残了?”

“不是不是,这个是……”王太卡苦笑:“这不是上次在我家聚餐的时候,不小心弄的伤。本来快愈合了,但是……疼啊。还吃什么饭,我先去包扎一下。”

王太卡开着车就近找了个诊所,到里面医生看了看王太卡的伤口,微微皱眉:“看看,还好今天我在这有点事耽误了,你要是晚点来,我就下班了。”

炎热夏日清凉妹子居家生活在

“不是,这到底怎么了?”王太卡很无奈。

医生说道:“哦,本来伤口就没愈合,这次好像是感染了。”

囧晶紧张的问道:“医生,他是摄像师,如果没有手指头,以后就会被饿死的!”

王太卡真特么要气炸了,就是个感染,让囧晶一说好像自己要从眉毛以下截肢一样。

于是王太卡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就别痴心妄想了,我就算是真的死了,你也没资格在我病危通知书上签字!”

囧晶撇撇嘴:“我就签!”

医生都下意识的挠挠头:“咳咳,你们别激动。我只是说感染,没到截肢的那种程度!”

就这么,王太卡在这里又把感染的伤口处理一下,然后才和囧晶出来。

“我这是什么命啊!”王太卡愁眉苦脸的,这个伤口就是上次闹出了的,结果这一次……唉!没法说!

囧晶像是哥们一样的拍了拍王太卡的肩膀:“没事的,伤口感染不是什么大事。小时候在美国,有些小孩子磕磕碰碰了,找神父摸摸头祈福一下就好了。说起神父,我还恰好认识一个葬礼神父,到时候……”

王太卡越听越别扭,最后拉住囧晶:“我会带上你的!”

“滚蛋!恶心!呕!”囧晶各自嫌弃。

“我看你就是盼着我死,真是的。”王太卡很闹心:“得了,我去的吃点什么补偿一下。羊肉锅怎么样?松坡区那边好像新开了一家烤鱿鱼,可以去试试。”

囧晶撇撇嘴:“今天算了吧。刚刚医生都说了,你有伤,刚刚包扎好。现在不能吃这些食物的。你没有口福咯,改天吧!送我回去。”

王太卡一想也是,没有办法,于是问道:“回宿舍?”

囧晶下意识的想点头,但是想起……犹豫一下,说道:“不,回我家。”

王太卡不疑有他,直接把囧晶送回家,然后自己也开着车回了家。但是家里面空空荡荡的,让人有些莫名的不安。

“知恩酱跑哪去了?”

……

“恐怖分子啊……”

知恩酱笑了笑,有些怀念,也有些……无奈。

而坐在知恩酱对面的,不是别人,正是Sunny!

“是啊,谁都猜不出会是你。”Sunny有些感叹,然后又是很无辜的说道:“虽然做这种事挺有意思的,但是王太卡怕是要把我恨死了。”

知恩酱闻言,笑了笑:“今天他给我打电话,问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。我跟他说,你好像接了一个电话。”

“你倒是把自己撇清了,我呢?”Sunny问道:“我之所以帮你,是因为你说等我那两位队友看到那个视频,会动摇原本的想法,甚至会知难而退。现在呢?我好像被你骗了呢。”

知恩酱微微笑了,为自己的计划成功而开心。

事情其实很简单,但是又有太多的曲折。最开始的源头,其实还是源于柳泰基。

知恩酱没打算把自己的事情透露给王太卡,更不想王太卡帮自己。按照她自己的话说,她并不需要在王太卡身后的安逸,她只想能够和王太卡并驾齐驱。

她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但是王太卡的存在,就像是知恩酱的一块软肋,柳泰基一直针对的话,知恩酱根本没办法有闲心去解决柳泰基。

万般无奈之下,知恩酱只能选择了一个最残忍的决定:从王太卡家里搬出来,暂时离开王太卡。

这个想法知恩酱其实一直有了,只不过是一直在拖延那个日期的到来。但是随着柳泰基一天天欺人太甚,知恩酱已经无法忍耐那种不安了。

用被柳泰基打一拳的代价,换来了暂时的安宁。但是柳泰基是卑鄙小人,过不了多久他很多会反悔,还会忍不住的试探,甚至提出更过分的要求。

知恩酱只是借助这段时间的安全,给自己营造一个可以反击的战略空间。这些事情,早就被知恩酱计划的明明白白了。

所以今天和宋香菜同台跳舞,对于知恩酱来说,就是分离前,自己最后一次可以为那个恐怖分子吃醋的机会了!

不得不说,能光明正大吃醋的感觉,真好啊!

至于Sunny……这其实是一个意外的助手了。原本,知恩酱是想借助今早和泰妍一起录节目的时候,让泰妍来帮助自己的。

但是看到Sunny之后,知恩酱马上改变了注意。因为她敏锐的注意到,Sunny看向王太卡的眼神里,流露出一丝厌恶的情绪。聪明的知恩酱马上明白了,Sunny肯定也是知道王太卡和少时其他两位成员的关系,被Sunny知道了。

所以趁着王太卡提前离开的时候,知恩酱私下里找到了Sunny,两个人说不上多熟悉,但是还是相互认识的。

知恩酱开门见山,直接点明了泰妍和充儿和王太卡暧昧不清的关系,而Sunny也正为这件事感到不安。所以在知恩酱说,有办法可以动摇她们的想法之后,Sunny确实有些犹豫了。

而当知恩酱再把王太卡和宋香菜之间的关系挑明之后,Sunny差不多是马上答应了。

知恩酱没有给Sunny看视频,只是隐晦的提出了有那么一个很有杀伤力的视频。而且她相信Sunny是个聪明人,知道如果这样继续下去,王太卡和宋香菜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,对于泰妍和充儿两个人来说,伤害有多大。

因为队友,Sunny同意了知恩酱的想法。首先就是表现敌意,让王太卡以为Sunny对他是无比敌视。其次就是故弄玄虚,耗费王太卡的耐心。最后就是吐露心声,其实就是假装说漏嘴,瞎编出一个要针对王太卡的虚拟人物,转移王太卡的注意力。

在这种套路之下,再假的话听起来也是无比可信的。所以当王太卡给知恩酱打电话询问的时候,知恩酱马上就明白计划成功了。所以她含糊其辞的说了假消息,顺便把自己撇出去了。

而知恩酱之所以做这些准备,就是为了今天晚上的修罗场。

没错,这场修罗场就是知恩酱精心策划的!